當前位置:首頁 > 資訊信息 > 理財專欄 > 正文
著眼長期,不必過多關注短期波動
時間:2020-10-30 字號:

權益類基金的凈值處于波動中,漲跌是一種常態,擔心也是一種正?,F象,我們不妨了解下權益類基金的收益來源,會讓我們更能理解波動,長期投資是減少波動可以選擇的一種方式。 

影響權益類基金投資波動的兩個要素

影響投資波動的兩個要素:風險和流動性。 風險方面,如果我們是穩健類型的投資者,卻因為對高收益充滿期待而選擇了股票比例較高的基金,短期的波動將與穩健型投資者的預期和風險承受能力不符,可能會因為類型的錯配而獲得非常糟糕的投資體驗。

流動性方面,如果我們雖然是積極型的投資者,但卻對持有時間沒有充分認知,期待買進就能夠獲得短期的高收益,這往往也不能實現,同樣會因為時間(流動性)方面與自己的預期不符而獲得不佳的投資體驗。但這也許并不能說明這只基金不是一只好基金。

如果我們在買入之前就充分了解基金經理的投資風格,明白不可能三角之間的關系,也許在遇到短期波動或者收益并不在市場里十分突出的時候,能夠泰然處之,長期下來,也許會有更好的投資體驗。 

投資大師史文森說,如果我們僅僅考察特定時期的數據經常會得出違背直覺的結論。某段時間內,風險較高的資產類別的收益可能低于那些風險明顯較低的資產;特征迥異的資產可能莫名其妙地同步波動。因此,我們在分析過程中,必須調整變量假設使之能夠恰當地反映收益和風險的關系。  總而言之,我們需要在投資基金期間,充分理解和利用投資不可能三角:

一方面,管理好自己對于投資的基金所抱有的預期,如果我們期待高收益,那么就要對回撤和持有時間上留有相應空間。

另一方面,投資不可能三角也適用于我們選擇的基金經理,我們應該關注其投資風格的穩定性、業績的穩健性、收益的持續性,如果基金經理的風格發生了漂移,就說明有可能為了獲得短期收益,增加了投資組合的風險,這是需要我們所格外注意的。 

提升投資體驗

在進行基金投資之前,我們其實或多或少都會對這筆投資有一些期待,需要思考和管理自己的投資預期。如果在一段時間之后發現和我們的預期一致,那么我們的投資體驗就還會不錯,如果能夠略超預期,就會體驗更佳。反之,如果沒有達到預期,那么體驗就會較差。這種投資體驗并不完全取決于收益具體是多少,而是和我們心里的預期直接相關。

在開始投資之前,我們要通過理性使用投資者問卷,了解自己的投資類型和風險承受能力,理解自己的投資預期。同時,隨著時間的變化,我們的風險承受能力可能會發生變化,也會影響我們對于投資的預期,所以我們也需要定期更新評測信息。

如果是激進型的投資者,對基金產品的業績要求特別高,那么就要容許基金經理管理期間存在較大波動的可能性,這其中的原因我們已經在前面有關收益來源的部分做了解讀。

如果是穩健型的投資者,對于回撤、波動率的要求特別高,就不要對收益率有太高的期待。 

不同市場下權益類基金持有期心理

1、市場上漲

如果把我們的基金投資賬戶比作是一個花園,我們應該如何打理這片小園地呢?

投資大師彼得?林奇曾經在書中寫到自己的投資教訓:賣掉勝者卻守著那些輸家,就像剪了鮮花卻在給雜草澆水一樣。的確,在市場短期有所反彈的時候,我們可能會有這樣的想法:賣出那些賺錢的,留下那些還虧錢的,并期待回本之后再賣出。這樣看起來可能會使我們的總投資回報打個平手,好像還不錯,但實際上呢?

長期表現良好的基金,其實更有持續增長的可能性。

在買入優秀管理人的基金一段時間盈利后,如果我們此時選擇獲利了結,有可能會錯過未來持續的上漲,同時還會因為繼續持有表現不好的基金,而使自己整體持倉的浮虧擴大。如果我們去研究一下基金業績排名當中,長期表現領先的基金和不太理想的基金,就會發現那些不太理想的基金大多一路向下并且缺乏回本的明顯跡象,而那些長期表現不錯的基金,卻有著創新高的能力,并且大的趨勢依然向上。

當然,這樣評價也許有點事后諸葛,但是大致能給我們一些參考,以便直觀理解兩種做法的巨大差別。因此,我們可以考慮在自己的基金賬戶中去粗取精,保留那些長期優于市場整體表現的績優基金,這樣的基金在未來更有可能創造超越同類基金的收益;而那些表現長期落后的基金,即便市場回暖帶動,可能漲幅也不及那些優秀的基金。這就是彼得?林奇說的應該留下鮮花,而不應該給雜草澆水的道理。

那么,為什么在同樣的市場情況下,基金的表現有這么大的區別呢? 其實,代表市場整體走勢的綜合指數,其表現不等于所有股票的表現,即便指數上漲,也會有股票下跌,同理,指數下跌,也會有股票上漲。這是因為行業、個股之間是有分化的,在市場數千只股票當中,總會有值得投資的股票,也就是我們常說的“結構性機會”,而這背后其實依賴于企業本身。

投資最重要的還是企業本身。市場不可能長期漠視一個企業的成功,也不可能漠視一個企業的失敗。一個行業是否有基本的需求,一個企業是否有很深的護城河,管理層是否品德優良、能力超群,這些都是重要的衡量維度。這些優秀的企業是資本市場正和游戲的基礎。 選出這些優質公司的股票,在合適的價格買入或賣出,才是基金經理的主動管理能力所在。

正如價值投資最重要的能力是準確判斷評估企業的內在價值,“便宜買好貨”是簡單的投資邏輯,但如何準確判斷和評估有非常高的要求,需要專業團隊來研究企業是否有很深的護城河;所處行業是否有基本的需求、是否有廣闊的未來;企業管理層是否品德優良、能力超群;估值是否合理,嚴格遵守估值紀律,不買高估的標的等等,這些都是基金投研團隊選取優質上市企業的重要衡量維度。

這些主動管理的能力差別,使得基金業績出現分化。主動管理能力強的公司和基金經理所管理的基金,大概率有持續向好的能力,未來大概率還會繼續為投資者賺錢,這些盈利來自于優質企業的增長收益,而不是來自于市場博弈,因此更加有持續性。 

發現雜草的時候應該將其除掉,這樣原本的鮮花才有可能長得更好,投資也是一樣。當我們開始一段投資之旅的時候,在符合自己風險承受能力的情況下,可以根據市場表現來進行調整,保留下那些“鮮花的種苗”,假以時日,也許自己的投資小花園會有更美好的未來。 

2.     市場波動

當市場波動時,資金上的浮虧會激發我們腦部的扁桃核,也就是大腦中處理恐懼和憂慮的部位,最顯著的反應就是,“要么戰斗,要么逃跑”。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丹尼爾?卡尼曼和阿莫斯?特沃斯基的研究表明,資金虧損所帶來的痛苦程度,是等額盈利所帶來快感程度的兩倍。

但我們也都知道,要做一個理性的投資者,不要輕易受到短期市場波動的影響,那么怎么做呢?以下6條原則,也許可以幫助我們在市場波動時不會過于受到情緒沖動的影響。 

第一條原則是:要理解市場波動是權益類投資的一部分 

盡管市場過往表現不代表未來走勢,但歷史告訴我們,股市下跌是權益類投資中不可避免的一部分。另一個角度來看,市場不會一直上漲,也不會一直下跌。如果我們按年度去考察的話,會發現每年都有可能會出現較大的跌幅,但這并不代表當年就一定是虧損,更不代表長期市場表現。盡管各單年度有漲有跌,但長期來看當市場出現較大調整后,也意味著在孕育新的投資機會。

第二條原則是,不要嘗試預測市場。

實踐告訴我們,不要預測市場。資本市場是一個復雜的非穩態的混沌系統,而且是二階混沌。對市場長期走勢的準確預測完全不可能的,市場短期走勢也屬于隨機的狀態,要對市場抱有足夠的敬畏之心。卓越的業績來自于正確的非共識的預測,然而非共識的預測很難,正確更難,執行就更加難。我們要對共識性的預測持懷疑態度,對有根據有邏輯的非共識的預測,要勇于堅持,因為往往這才是超額收益的來源。 

不論何時,都不要嘗試去預測市場,盡管有人總想等著那些預測衰退即將結束或者牛市即將開始的鈴聲響起,但問題是這種鈴聲從來不會響起。復雜的事情從來不會十分明朗,一旦明朗早已為時太晚。 

第三條原則是,不要受到情緒對投資決策的影響。

作為獲得諾貝爾經濟學獎的丹尼爾?卡尼曼,其在行為經濟學領域的核心貢獻就是:人們在作出財務決策的時候常常會采取非理性的行為。對市場事件的情緒反應是完全正常的。當市場下跌時,我們難免會感到緊張,但如果在情緒發生波動的時候做決策,事后看可能會讓自己后悔。

另一位諾貝爾經濟學獎獲得者理查德?泰勒和其同伴在1985年的一個研究中發現,投資者對于受損失的股票會變得越來越悲觀,而對于獲利的股票會變得越來越樂觀,我們容易對利好消息和利空消息都表現出過度反應。 

其實,市場的不成熟和過度的情緒化,導致這樣的巨幅波動,也給價值投資提供了很大的機會。如果投資標的的基本面沒有發生變化,優秀公司的特質依然存在,那么投資的根本邏輯就依然可以延續。我們不用過于關注突發事件的影響或者短期財務數據的變化,使自己的投資邏輯受到干擾。

同樣的,如果基金產品的基本面沒發生變化,比如管理人的品質和能力、投資策略的一致性等,那么最好不要因為市場的短期變化而改變基金產品投資的認識和投資初衷,減少對不利的市場因素產生的過度反應,避免做出不利于投資的行為。 

第四條原則是,要制定一個簡單可執行的計劃并堅持下去。

當我們不清楚自己的個人定位,不知道自己的目標是什么,不知道自己應該做什么,就容易被理想與現實的撕扯而產生不確定感,變得茫然無措,進而焦慮無助,對生活就這樣失去了掌控感。

而回到基金投資當中,如果我們對自己投資的基金缺乏足夠認知,忘記了自己原先投入這筆錢是打算長期還是短期,忽略了基金經理的理念自己是否充分理解并認同,沒有做好所投入的錢和時間以及風險的匹配,那么,面對一個也許不那么明朗的環境,我們就容易產生投資焦慮,進而失去對投資的掌控感。 

因此,我們可以記錄自己做出某一個投資決策的決策過程,并分析決策背后的原因:是基于自己對投資的理解,還是別人的評價,這些評價事后來看是不是有道理,亦或是偏見、刻板印象? 記錄可以讓我們的思考更加理性與清醒,我們可以再次明確自己所投資金的目標,可以去理解基金經理的投資風格與特點,明白在不同的市場風格下,基金可能會出現的情況,當我們對這些有一定合理預期的時候,我們就更容易找到投資中的掌控感。

第五條原則是,不要把雞蛋放在一個籃子里,也不要把籃子都放在一個車里。

我們可以嘗試多元化的資產配置,盡管這種組合不保證利潤,但一定程度上可以降低風險。通過在各種資產類別中分散投資,我們可以緩沖某一類資產波動對整體投資組合的影響??偟幕貓舐室苍S不會達到任何單一投資品種的最高點,但相應的也不會達到最低點。

其實,權益類基金本身也是一種分散投資的策略,通過購入一攬子股票的方式減少單一股票對整體投資的影響。領航基金在2012年發表一篇研究論文《資產配置策略的全球案例》,其中取樣了美國518只平衡型基金自1962年1月至2011年12月的月度收益,結果發現:在多樣化投資組合的回報中,資產配置的貢獻度達到88%,而選股及擇時只占到12%。

第六條原則是,要知道市場傾向于獎勵長期投資者。 

不論是生活還是投資,保持長遠的觀點始終是重要的。盡管股票在短期內存在上漲與下跌的可能性,但是當我們把時間周期拉長的時候,就會發現整個市場依然會給我們一個較好的回報,雖然這可能意味著要多一點的時間。價格圍繞價值的波動,價格終將反映價值,只是反映的時間不確定,所以要強調長期。 

看待市場:悲觀與樂觀

從過往全市場的申購贖回記錄來看,市場冷清的時候,新基金認購也隨之進入低谷,這就是前面說的,大家不看好市場,也擔心基金會繼續跌而不敢入場。這樣的結果,可能是永遠買不到“便宜”的基金,常年在高位入場。

如同股票投資中找到價值的“錨”一樣:對于指數基金來說,一種衡量標準是看指數的估值;對于主動管理的基金來說,這個“錨”其實是基金管理人的能力,并沒有簡單估值來衡量這只基金是“貴”了還是“便宜”了,對于投研能力出色的管理人來說,即便是在市場最高點買入,假以時日,即使市場仍然低迷,但好基金卻可以創出新高。 

也因此,決定我們敢不敢買基金的,不僅僅是眼前幾天是漲是跌,而在于要買的基金是不是有價值,我們是否還相信基金的管理人,而不用太在意市場的走勢會是如何,因為無論是市場整體進入調整期,或者是整體估值上漲,都仍然會有結構性行情下的優質投資標的機會,將被管理能力出色的基金經理所抓住。 

而對于市場的悲觀情緒,應該和對于所持有基金的悲觀區別開來,盡管我們常?;鞛橐徽?。對于所持有基金的悲觀,可能更多的來自于對管理團隊及管理能力的悲觀;而對于市場的悲觀,不代表我們一定就要賣出手里的績優基金,也許反倒是給我們機會以更低的價格買入更多的基金份額。

反過來也是一樣的道理,對市場的樂觀情緒也應該和對所持有基金的樂觀區分開來。

正如查理·芒格說的那樣:“我們偏向于把大量的錢放在我們不用再另外做決策的地方。如果你因為一樣東西的價值被低估而購買了它,那么當它的價格上漲到你預期的水平時,就必須考慮把它賣掉。這很難。但是,如果你能購買幾個偉大的公司,那么就可以安坐下來啦。那是很好的事情?!?/span>

基金凈值的波動容易影響我們的情緒,以至于跌了不敢買,上漲初期依然不敢買,一直漲下去又容易跟風買入。

如果我們選擇了對的基金,安坐下來,想想基金投資是件長期的事,建立明確的投資紀律,認準優秀的管理人,合理配置自己的投資比例,才不容易在不斷變化的價格中迷失自己。

撥開迷霧,去偽存真,是否買入或者繼續持有權益類資產不是因為一直跌或者一直漲,而是股票價格是否低于價值,或者基金的管理人是否依然值得信賴。

<完>

風險提示:本公司承諾以誠實信用、勤勉盡責的原則管理和運用基金財產,但不保證基金一定盈利,也不保證最低收益,投資者投資于本公司基金時應認真閱讀相關基金合同、招募說明書等文件并選擇適合自身風險承受能力的投資品種進行投資?;疬^往業績并不預示其未來表現,基金管理人管理的其他基金的業績也不構成基金業績表現的保證。本文觀點僅代表原作者,不代表公司立場,僅供參考,不作為投資建議?;鹜顿Y有風險,請審慎選擇。

APP下載

微信公眾號

鸭脖官网